当前位置: >> 首页 > 燃情岁月 >> 详细

[口述沂蒙抗战史]12年生死征战未曾回过一次家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发布时间:2015-04-30 05:44:00

  口述:赵志田 整理:张庆举

  不辞而别去参军12年征战未回家

  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了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7月底,日军攻占北平和天津,然后以30万兵力分3路向华北地区展开进攻。9月底,日军侵入山东境内,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不战而逃,12月27日,济南沦陷。同一天,日军派两架飞机轰炸了沂水城和沭水集,炸死70多人,伤100多人,沂水城里居民纷纷搬到乡下避难,我们村里就搬来了好几户躲鬼子的城里人。这时候国民党沂水县长孙桐峰也带领部分保安人员逃进山区,沂水县处于无政府状态,社会混乱。1938年2月21日,日伪军100多人从临朐出动,占领了沂水城,我们村离县城只有十多里路,后来又听说在离我们村不远的上、下峪于村日本鬼子一早晨就枪杀了150多个村民,更是人心惶惶。

  1938年10月,毛主席在延安发出了“派兵去山东”的指示,八路军115师在取得平型关大捷等重大战役胜利后由师部率三四三旅向山东进军。八年抗战中,沂水相继有3170人参加了抗日主力部队,命运也使我荣幸加入了八路军115师这支创造辉煌的队伍。

  1940年农历六月,我刚17岁(虚岁),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家的西边放牛,同村的赵树志在远处叫我,他对我说,说听当兵的整天吃馍馍就肉,咱们去当兵吧。我告诉他,汉奸的队伍吃的再好也不能当。在得知是当八路军,专门打鬼子后,我就同意了。回家拴好牛就要往外走,俺娘正在烙煎饼,看我有点反常,就问我要去哪,我说到河边玩玩就跑了。

  若干年以后,我才知道,我和赵树志“失踪”之后,两家人非常着急,到处派人打听寻找,殊不知,为了害怕参军后给家人带来麻烦,我们把名字都改了。参军三年后,有一次路过莒南,我托人写了封信,大致表达了三个内容:还活着,在外做买卖、能吃上饭,请家里人放心。抗美援朝出国前,我往老家寄了一些物品,但12年多的征战生涯中没有回过一次家。

  海脐子被日伪军包围 绝处突围又逢生

  1942年秋天,正处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我所在连队约100多人驻扎在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东北方向的兴庄、李家巷子一带对敌人开展游击战。农历九月的一天清晨,天刚放亮,我和战友正在村外值班站岗,突然发现西边远处一支日伪军的部队向村子扑来,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迅速跑到村里,向连长报告了敌情。随后转回头又向村西跑去,想看一下敌人到了哪里。就在这时,村外己是枪声大作,我们连已在村里的一个麦场里集合完毕。

  原来,这是敌人组织的大规模的扫荡,驻扎在青口、赣榆的日本鬼子和数倍于我们的汉奸气焰嚣张,目标就是消灭我们全团,结果团里事先得到情报安排了转移,我们连因通讯被截断未能及时撤离。此时,我们连已被敌军三面包围,大批敌人从西面追赶而来。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向东南方向的海脐子村撤退,其实我们知道这也是一条死路,因为这个村就紧邻大海。

  当我们冲进这个村子,敌人随后就赶到了。海脐子村的老百姓听到枪声后,都纷纷向东南方向撤离。我们利用房屋作掩护,一天之内打退了敌人三四次冲锋,但局势越来越危急,黄昏时分敌人已占领了大半个村子,我们只好退到村里一家地主的围子里继续坚守,而且子弹也快打没了。这时每个战士都作好了牺牲的准备,我们甚至觉得可能就要在海脐子村全连覆没了。

  在紧急关头,战况发生了改变。快要黑天的时候,包围我们连队的30多个鬼子被紧急调往海头增援,只剩下怕死的汉奸继续围攻。

  没有鬼子撑腰,汉奸的战斗力就不行了,再说我们八路军又擅长夜战,连队趁机突围成功。海脐子村位于海叉子边上,我们抵达海边,找来老乡的两艘船,安全渡到了海叉子对岸,我们沿着海滩一路北去,终于在石桥子一带找到了团部,与大部队会合,这时候才清点了一下人数,我连此战损失30多人。

  杀“朱”过年——石沟崖擒获朱信斋

  位于莒县到日照公路上的石沟崖,是当时日寇重点扶持的一个伪据点。据点地处日照莒县接合部,南靠甲子山,北靠五莲山区,东、西部沋瞳、纪家店子两个敌伪据点,既是敌人联系的咽喉要道,又是敌人安在滨海区根据地心腹的两颗钉子,它分割了滨海、滨北根据地,截断了南北交通,对我们工作开展造成极大危害。盘踞在这个据点的敌人,有伪日照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朱信斋的3个中队,还有伪区政权的反动武装共500余人。

  朱信斋是日照县黄墩镇粮山口村人,自幼顽劣、性格孤僻、不务正业,因赌博输掉全部家当而走上了土匪道路,逐渐发展为称霸一方的土匪头子。1938年,他曾主动投靠我军,其武装被收编为八路军山东二支队四大队,后改为独立营,朱信斋任营长。收编后,朱信斋贼性不改,一直心怀鬼胎,蓄谋叛变。1941年3月,一夜之间逮捕了我党员、干部和工作人员200余名。随后,将我独立营多位同志以及上百名地方干部、区中队战士残酷杀害。1943年7月,朱信斋公开投降日军,当了汉奸。人民群众提起朱信斋,无不恨之入骨。

  1943年底,赣榆战役刚结束,我团移防北上,担负起了拔掉石沟崖据点的主攻任务。接受任务时,正值1944年春节前夕,团里提出了“杀‘猪’过年”的口号。1944年1月21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日)晚,当夜幕降临后,我各参战部队冒着刺骨寒风出发,直奔朱信斋的老巢——石沟崖。一夜急行军,天亮前将敌四面包围起来。

  为彻底攻破这一顽固堡垒,团里做了周密部署。战斗进行了两天后,北国寨仅剩下的西北角一个大炮楼也被我们四连团团包围。朱信斋亲率其特务队在作最后挣扎。在我们猛烈火力攻击下,炮楼下层的敌人不久也缴械了,唯有朱信斋和他老婆固守在炮楼二层。上级给我们的命令是活捉朱信斋,我们就采取了先用火烧,再用烟熏以及喊话攻心的方式,最终将朱信斋成功活捉。

  1944年1月29日(农历正月初五),部队与地方政府在文疃西河滩联合召开公审朱信斋大会。群众一致高呼“杀‘猪’过年”!当朱信斋等12名罪大恶极的头目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时,未及行刑,无数群众一拥而上,用菜刀和剪刀将朱信斋开膛破肚,千刀万剐。后来朱信斋的脑袋被装进木笼,在3县各村传首示众。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李婷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