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燃情岁月 >> 详细

[口述沂蒙抗战史]15岁参加武工队,打游击杀鬼子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发布时间:2015-04-29 06:04:00

  口述:上官清敏 整理:车少远

  1927年我出生在小山后(今罗庄街道小山后社区),1942年10月,我参加了鲁南武工队,在郯城兰陵一带活动。在这之前,由于我们村向西十几公里就是傅庄,鬼子和汉奸在傅庄有据点,敌人经常出来“扫荡”。我们村很多人被抓去为鬼子挖壕沟、修路、垒碉堡。在我参加革命前的一年多时间,我也被抓去修了一段时间碉堡。

  我们村南有座山,名叫青云山,鲁南武工队经常在青云山上活动,伏击路过此地的鬼子。我被鬼子抓去当苦力,眼看着鬼子欺负咱们中国人,为了打鬼子,我偷偷跑去册山(今罗庄区册山街道)报名参加了鲁南武工队。当时武工队只有80多个人,部队人少,武器装备差,除了土压五、汉阳造之类的武器以外就是大刀片子,只适合跟鬼子打游击战。

  在临沂城、罗庄傅庄、郯城李庄等地,一路上都有鬼子建的碉堡,大都驻扎着汉奸,我们鲁南武工队主要对敌斗争形式是趁夜割电线、扒公路,袭扰碉堡里的汉奸。除此以外,我们还和临沂县大队、沂西大队、沂河支队等地方游击队合作,合力攻打傅庄、李庄等这些临沂城外的据点。

  抗日战争期间,我印象深刻的一场阻击战发生在傅庄以东的焦邱庄,当时我们武工队提前得知有鬼子、汉奸出来“扫荡”,准备到焦邱庄抢老百姓的粮食。焦邱庄西侧便是南涑河,这年的10月份早上,我们鲁南武工队80多个人连同各庄的民兵提前埋伏在南涑河的东岸,眼前的这段河道宽有20多米,只看见一小股鬼子、汉奸队从河西岸扛着枪朝东前进。正当他们准备要过河时,我们率先开枪,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可能是敌人也摸不透我们这边队伍的情况,不敢贸然猛攻过河,只是开足了火力向河东岸扫射,我们则依靠河滩有利地堰隐蔽,等敌人火力降下来以后,我们瞄准对方又是一阵射击。就这样前前后后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敌人眼瞅着赚不了便宜,于是后撤。这次阻击战,我们鲁南武工队成功阻击日伪军,鼓舞了战士们和群众抗日的士气。

  日本侵略军正式投降后,盘踞在峄县地区的日、伪军背约拒降。1945年9月初峄县战役期间,我在鲁南军区特务营。峄县城外有壕沟,敌人架起机枪负隅顽抗,我们攻城没有重武器,全靠爆破。这场战役我所在部队主要在北门外为攻城部队掩护作战。

  我军打下峄县以后,驻枣庄的鬼子拖延缴械,1945年的10月3日,汉奸王继美率伪军五、六百人及一小队日军,偷袭鲁南军区警备九旅十七团四连、九连驻地官地,激战至次日上午,因寡不敌众,除九连长杨福振率少数战士突围外,九连指导员杨玉环及70余名战士在战斗中牺牲,被捕70余人,其中10余名干部、党员惨遭杀害,后称“官地惨案”。当时,我和部分战友从官地村东侧突围出来,才幸免于难。

  抗日战争期间,我们主要依靠老百姓跟鬼子、汉奸打游击。如果没有老百姓的拥护,仗是打不赢的。我们的队伍无论转移到哪个村,村里的老乡都会主动腾出床铺,热心的老乡还会给我们洗衣服,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当然,上级对我们也有严格要求,心里要时刻装着老百姓,力所能及帮房东打扫庭院、收割庄稼,不准拿群众一针一线。那个时代的军民鱼水情一直传承到了现在!

  采访札记:

  我与上官清敏交流时,老人对自己年轻时的革命经历记忆犹新,无论讲哪段时间的抗战故事,老人始终强调,“只有得到群众的拥护,才能打胜仗。”战争是残酷的,上官清敏亲眼见证了日军的暴行,也经历了饥寒交迫与枪林弹雨,他觉得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自己过得很幸福。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李婷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