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燃情岁月 >> 详细

[口述沂蒙抗战史]狭路相逢 全歼日军小分队

来源:琅琊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5-15 12:53:00

  口述:秦永庆 整理:赵细溪 

  睡梦中日军逼近,全歼日巡逻小分队 

  1944年,八路军第115师344旅进驻临沂费县。乡亲们说这支队伍不但打鬼子,对老百姓还特别好。17岁的我,就主动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后来被分配到“八路军滨海军区二师四团”。因为我上过私塾,能识文断字,被分配到卫生队做护理员,担当起了战场医疗救护任务。

  抗日战争时期,我每天跟着队伍行军打仗,看到受伤的战士,我撂下枪就成了护理员。夜深人静时,有一些伤重的战士轻哼一声,我就能立刻觉察到,听力变得非常敏锐。

  1944年11月的某一天,部队急行军至深夜,就地露宿在一个小山坡上。连日的奔波让战士们很疲倦,尽管很冷却仍然倒地就睡着了。我当时睡在宿营地的最边缘,因为职业养成的习惯,睡觉时我始终绷着一根弦。也不知睡了多久,就被一阵“咔嚓咔嚓”的脚步声惊醒了。

  这是大皮鞋踩硬路的动静,我心想,八路军都穿布鞋,这个估计是日军!不过也不敢确定,所以尽管握紧了手中的枪,却没敢动弹。就在我想法子辨别是敌是友时,忽然有人用日语说了几句话。那还犹豫什么?!我猛地跳起来,一边大喊:“有鬼子!”一边奋力抬枪射击。很快,枪声惊动了战友们,他们迅速加入了战斗。鬼子做梦也想不到在这儿碰到咱八路了,一下就被打懵了。

  这次短兵相接中,因为发现及时,咱们小部队先发制人,火力齐射,打了一场“短平快”的胜仗,将一个12人的日军巡逻小分队全部歼灭,我们却没有一人受伤。很解气的一次战斗,我也因为表现勇敢受到上级通报表彰,当时有战地记者采访了我,就这一战绩在军报上做了专题报道。

  挖坑道将炸药装进棺材,炸开临沂城墙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大反攻,我所在的老四团在杨大义和郝建的带领下,参加了临沂战役。那年天气很热,我们顶着城楼上激烈的炮火,在城东南角,与敌人几经周旋,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最后指挥部调整战略,用宣传攻势引开敌人的注意力后,深夜在城墙角挖坑道,准备炸开城墙。挖坑道是件苦差事,有很多战友中暑呕吐、晕倒,我帮他们做了简单的处理后,继续挥动铲子往前赶挖。经过8个昼夜的奋战,一条100多米的坑道终于挖好。战士们将黑色炸药装在提前准备好的棺材内,装上导火索,引爆!

  9月11日凌晨,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城墙上被炸开了一道大豁口。几乎是在这沉雷般爆炸声的同时,我和老四团的战友们争先恐后地从坍塌的城墙缺口呐喊着冲入,又几经拼死搏杀攻下了临沂城。

  这场战役中,我方俘虏日军金城恒硕,同时被俘的还有王洪九部参谋陈维章、伪临沂县长韩文龙、伪临沂保安大队长许兰笙,伪费县县长韩金声、伪费县保安大队长邵子厚等头目。我们将汉奸头子在郊区处决后,离开了临沂城。

  此后,我所在的“八路军滨海军区二师四团”正式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一纵队二师四团”,我随部队奔赴东北,参与到更加艰苦的战斗中去。

  采访札记 

  老兵秦永庆,从17岁到27岁,浴血沙场,九死一生。他像所有保家卫国的战士一样,用十年的青春热血换来了国家的安宁与繁华。抗日战争的硝烟,解放战争的炮火,朝鲜战争的残酷并没有磨灭他热爱生活的心,历经磨难几番生死,从炮火中走过来的他,怀揣着一颗精忠报国、感恩生命的心,在基层的防疫站兢兢业业,无怨无悔。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雨林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