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燃情岁月 >> 详细

徐圩子战斗: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

来源:新华娱乐    发布时间:2015-09-01 06:53:00

徐圩子战斗: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

□本报记者 尹召功 通讯员 刘国伟 葛锡文

 

郯城县港上镇徐圩子村位于鲁南苏北交界处,居白马河边,采莲湖畔。70年前,这里的村民与县大队等地方武装一起,与日伪军殊死血战,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壮歌。

抗日战争时期,徐圩子村地处郯三区抗日根据地东部前哨,该村在郯三区政府的领导下,全村停止了代代相传制造鞭炮的手艺,专为八路军制造火药,并成立了以村长刘文彬、自卫队长杜茂林为首的民兵自卫队,进而又成立了妇救会、姊妹团、儿童团,成为当地有名的抗日战斗堡垒村。

1945年5月1日,日军一小队从江苏邳州市官湖去郯城县马头据点,途经重坊镇南宋庄村时遭到该村自卫队员袭击,一名少佐被击毙,50多名日伪军死伤。郯马日军闻讯后,于次日纠集500余人,携带钢炮、迫击炮各1门,轻重机枪20余挺,自郯城前往南宋庄实施报复。

上午10时许,增援日军行至徐圩子村东时,该村自卫队未及详察日军底细,以为是零星小股敌人,加之村中还驻有县大队二连100余人、区中队40余人和部分武工人员,便主动发起攻击,当即打死3名日寇。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日伪军不知所措,撂下几具尸体退到一里以外的洼地里躲了起来。稍后,敌人从炮声、枪声中判断,伏击他们的不是我军主力部队,就依仗火力的优势实施反扑。日军用迫击炮猛轰自卫队员们的隐藏地点,然后用重机枪扫射,村民利用围墙、围沟、炮楼、炮台等有利地形硬是顶住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坚持了近2个小时。

中午时分,恼羞成怒的鬼子发了疯似的向我军阵地扑来,由于敌我火力悬殊太大,指挥员决定转移,留下一部分掩护,并安排二连的一个排和区中队的一个班,到村里帮助抢救伤员和妇女儿童转移。

由于敌人进攻迅速且封锁严密,战士及民兵自卫队员被猛烈的火力逼回村子。日军随即包围了村庄。在刘文彬、杜茂林安排下,村民做好一切战斗准备,看到鬼子从村四周攻了上来,守在炮楼里和圩墙上的炮手们立即点燃了大炮火线,“轰轰”数声巨响,铁砂子、生铁碎片瞬间喷出,日军被打退了回去。

多个回合之后,敌人找到了土大炮的弱点,一是射程近,二是不能连续射击。敌人在我方发炮后采取立即反扑的办法,在迫击炮,机枪的掩护下迅速攻到东圩堰下,双方在围墙前展开激烈的拼杀。

下午3时,郯三区区长任兆铎带领附近村的自卫队赶来支援,在激战中,任兆铎不幸被一颗子弹打在胸部,壮烈牺牲。

此后战斗更趋激烈,发射大炮用的铁沙子即将用完,以徐李氏、勤学娘为首的妇救会就到各户找来铁锅、鏊子、钯齿以备发炮使用,儿童团们也帮着砸碎锅铁,送到各个炮台上。

“爷爷刘永章守在东门南侧,父亲刘占先守在东门北旁,我才14岁就安排在父亲旁边,帮着把锅、犁铲头、靶齿砸碎,好装进土炮增加杀伤力。后来听到爷爷中弹了,我就跑到东门南侧,亲眼看到倒在地上的爷爷额头上有一个弹孔,还向外流着血。”85岁的村民刘文早说。

到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各炮台的主炮手均已伤亡,用作子弹的铁砂子、碎铁片已所剩无几。鬼子们将迫击炮移近东门不足百米的地方连续发炮轰击东门。

杀红了眼的刘占先手持长把大闸刀带领10几个民兵自卫队员高声呐喊着“给父老乡亲们报仇,不能叫鬼子逮活的,杀啊!”他们砍倒几个鬼子之后,随即被机枪、步枪射倒在血泊之中。

血腥的屠杀开始了,幼年的卢小钦被攻进村里的鬼子追赶,其父见后急忙抱起,被鬼子一同刺中,刺刀透过孩子身体又刺到了大人的身上;自卫队员徐祗俭、徐广志二人被鬼子抓住后绑在树上,用刺刀划开了肚子,肝肠流在了地上……

“我和母亲、大姐、二姐、三姐和远房的一个侄女在鬼子攻进来时,就跑到村围墙外西北方向的一个宅院里,看到一个地瓜窖子,就一头扎了进去,窖子里空间小,我就被压在了最下面,随后鬼子就发现了我们,他们先向窖里扔了个炸弹,然后在窖口用刺刀挨个捅,看看还有没有活的,我被刺刀捅进头皮里,巨大的恐惧让我强忍着没吱出声来。”今年81岁的徐美芳回忆说,“后来我蹬着竖在窖里的木棍爬了出来,跨过一个个的尸体,找到家里活着的亲人,把她们从窖里弄出来,我们娘5个就活下来俩。”

战斗结束了,徐圩子村除了利用夜幕掩护突围,及躲避在夹皮墙、炮楼底及杂物堆中的,其余村民无一幸免。

徐圩子抗日战斗共打死日伪军49人,打伤40多人,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破坏了敌人的增援计划,为宋庄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5月下旬,中共郯城县委,县人民政府在东滩头村的核桃园内为徐圩子阻击战中捐躯的八路军战士、自卫队员及村民召开了追悼大会。

2009年,村民自发筹资建起徐圩子村抗日战争纪念碑,铭刻烈士血洒战场、抗击日寇的事迹,让子孙后代缅怀先烈,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来源:新华娱乐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