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燃情岁月 >> 详细

26天激战,收复临沂城

来源:沂蒙晚报    发布时间:2015-09-01 07:04:00

  1945年9月11日,是所有临沂人都应该时刻牢记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党和人民经过浴血奋战,终于将笼罩在日伪铁蹄之下长达近八年之久的临沂城成功“解救”了出来。这一天,临沂城举城欢庆,这一天,人们的泪水与欢笑交织……訾忠,这位今天的耄耋老人,当年的弱冠少年,便亲身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历史时刻。


我军进入临沂城。

  才走饿虎,又来豺狼

  訾忠,1924年出生在周井铺村(现属兰山区义堂镇),今年已是91岁高龄,居住在临沂市兰山区。

  1945年,刚刚21岁的訾忠已经是赵鎛县(今兰陵县)第七区区委书记,主要工作就是“对敌斗争”。“当时的敌人除了日军以外,还有大量的伪军以及以王洪九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反动势力。”訾老告诉记者,每个区有自己的地方武装,他所在的赵鎛县第七区当时有60多个人,60多杆枪,平日里多采用灵活的游击战术与敌人展开坚持不懈的斗争。

  1945年8月15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取得了彻底胜利,全国人民载歌载舞,沉浸在欢乐之中。16日,驻守临沂城的日军逃往枣庄。

  “但当时临沂人心里很清楚,还远远不到庆祝的时候。”訾老告诉记者,临沂是陇海铁路以北的军事重地,是鲁南、鲁中和滨海三个抗日根据地的联系枢纽,也是伪沂州道尹公署驻地,盘踞着作恶多端的伪沂州道皇协军王洪九部及伪临沂保安第八大队和后来逃窜到这里的伪费县保安大队。日军宣布投降,王洪九乘机撕下“沂州道皇协军”的旗号,摇身一变,又成了国民党军,辖制临沂城内4000余名伪军,拒绝向八路军投降,伺机配合国民党军向抗日根据地进攻。他们凭借日军逃跑时遗留下来的防御工事和大批的武器弹药、粮草,妄图长期固守。

  “临沂城两层城墙高15米,厚12米,上面能跑汽车,炸药一般不管用。城墙对里对外都有枪眼,并有3层火力。进了第一道城墙,很少有能活着回来的。护城河宽两丈,长年灌满壕水。”訾老告诉记者,日军弃城逃往枣庄后,城内伪临沂保安大队长许兰笙急速把伪沂州道皇协军王洪九一部,伪费县保安大队长邵子厚部接进城内,使城内总兵力达到4000人。驻守临沂城北的王洪九,派参谋陈维章到城内组建了临沂城防指挥部,并将日军头目金城恒硕留下,共同据守顽抗。王洪九、许兰笙、邵子厚等伪顽军头子纠合在一起,倚仗日军留下的大量武器弹药、几十万斤粮食和坚固的城防,横下一条心与八路军顽抗。

  几次攻城,接连受挫

  1945年8月17日,山东军区调集山东野战军第二师第四团、山东军区特务团、警备三旅第十一团和滨海区临沭独立团等地方部队组成临沂前线指挥部,对临沂发起进攻。

  当晚,第十一团以强大火力作掩护,向守城伪军发起攻击,当即占领四关。经5小时激战,八路军以伤亡70余人的代价,炸开临沂城北门3道门中的2道。正当部队向最后一道城门推进时,突然接到城东郊的山东野战军第二师的3道命令,要第十一团停止攻击,撤出战斗,攻城任务由滨海军区第四团和第二军分区部队接管。第十一团因不明了上级作战意图,只好撤离战场。

  两天后,滨海军区第四团在山东野战军第二师师长罗华生率领下,从城南关向守敌发起攻击。四团利用与城墙一般高的美国教会医院楼房,在轻、重机枪掩护下架梯强攻,结果两次攻上城墙,均被城头伪顽军的密集火力反击下来,四团伤亡二三百人,攻击失利。

  訾老告诉记者,消息传到莒南大店,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非常焦急。他决定集中3个主力团、1个地方独立团协同作战,发起总攻,并派山东军区参谋处长李作鹏到前线指挥。

  8月20日6时40分,我军发起总攻。但由于城高墙厚,里外均用沙袋护卫,连续四次爆破,仅炸翻城墙外壳数百米和墙上两个炮楼。我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发起强攻。一排排战士,一道道人流,越过城壕,扑向城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喊杀声,汇成一股股狂涛巨浪。但是,城头伪顽军利用高墙深沟、精良的武器和充足的弹药,拼死还击。

  战斗开始不久,即进入白热化状态。攻城部队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特务团突击队第四连,在敌人集束手榴弹轰击下,前仆后继,架梯登城。指导员杨光,在率队冲锋前,从衣袋里掏出所有的东西作了交代,并且指定了代理人。架云梯时,他负了重伤,仍向冲锋的战士喊到:“冲呀,冲上去就是胜利!”战士傅延祥,为了不让梯子被敌人推下来,用肩膀将梯子死死顶住。数十个伪军集中向他射击,一齐用手榴弹向他投掷,但他毫不畏惧,从前线撤下来之后,卫生员发现他身上负伤11处,全身衣服被血浸透。特务团后续部队一部,被敌人的强大火力压迫在城墙下的一片开阔地里,伤亡大量增加。没有牺牲的同志,一个接一个地滚回护城壕,暂时躲避猛烈的炮火。他们长时间泡在水里,蹲不下,站不稳,又饥饿,又劳累。我军阵地上的战友,只好将窝头扔进水里,让他们捞起充饥。这些战士一直坚持到天黑,才撤回我军阵地。城东南角,滨海第四团的指战员,也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部分突击队员冒着密集的战火,英勇地登上城墙,占领了东南角的碉堡。但友邻阵地的重机枪没能封锁住南门的城楼,敌人火力截断了攻城部队的登城云梯,封锁住了即将登城的第二梯队。

  城墙上的战士孤军奋战,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南门城楼的敌人端着步枪、轻机枪,成群地向东冲来,东城的敌人也由北向南,向他们夹击。冲锋的战士们退回碉堡,向外投掷炸弹。他们拼完所有的枪弹后,同敌人展开了肉搏,又有人牺牲。没有倒下的战士,毅然翻身跳下十几米高的城墙,爬回我军阵地。紧接着第二次攻击,也由于伪顽军死命顽抗,又加上城防坚固,我特务团、第四团第三营、第十一团第三营虽然打得勇猛顽强,但都被守敌的猛烈炮火所压制,被反击到城壕内,遭受重大伤亡,被迫撤出战斗。

  坑道爆破,收复城池

  我攻城部队总结前段时间攻城受挫的原因,详细分析各种情况,决定选择在城西北角用坑道作业的方法,爆破城墙,打开突破口。经过8昼夜的努力,一条100多米长的坑道终于挖成。工兵连夜向坑道里运送炸药2000公斤。9月10日清晨,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带着硝烟和尘土的气流向四面猛烈冲击,城西北角的大碉堡无影无踪,整座城墙被炸开了一个30多米宽的大豁口。接着,我军自晨至午连续两次向突破口攻击。因遭到正面敌人的顽抗和左右两翼火力的封锁,都没有奏效。

  9月11日凌晨1时15分,我军发起总攻,东、南两面佯攻配合,西北突破口主攻。我突击部队冲上城墙,向敌逼近。我军一个战士把一个10公斤的大炸药包塞进敌人工事,将敌人的火力炸哑,我军乘机占领了突破口阵地。敌人连续组织了8次反扑,均被我军击溃。战斗开始向两翼发展。沿城墙所有敌人的掩体和火力点都被我军摧毁。接着我军向城里各个区域挺进,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敌人受到重大杀伤后,纷纷缴械投降。11日黎明,经过26天的激战后,古城临沂宣告解放。

  被日伪军盘踞了近8年的临沂城解放了,古城内外,一片欢腾。这是山东抗日军民在大反攻阶段打得时间最长、战斗最为激烈艰苦的一次攻坚战,给我军以极大的自信,也为城市攻坚战积累了宝贵经验。

  临沂城的解放,让被日军和伪军害苦了的临沂人民扬眉吐气,使鲁南、鲁中和滨海三个战略区连成一片,为我军争取更大胜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想想70年前的场景,好像就在昨天,那是一段永生不会磨灭的记忆,时刻提醒我如今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訾老对记者说。

    记者 车少远 衣方杰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微信 更多